怀瑾握瑜

用心写文 努力码字

《清秋赋》(十六)


all九 冰九 七九 柳九 

冰哥九妹双重生

本文大撒狗血,九妹是个万人迷

不喜欢别骂我,很大程度上会ooc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温暖的阳光在眼皮上跳跃,沈清秋匀长的眼睫微微一颤,慢慢睁开眼眸,朦胧之间觉得腰上有点痒,他抬头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俊脸,原本涣散的目光立马凌厉起来。


“早啊,师尊。”


洛冰河侧躺在他身侧,一只手撑着头,一只手搭在他腰上,脸上笑容灿烂,一双眼睛黑得透亮,光泽流淌,里面是藏不住的温柔缱绻。


看得沈清秋只想打人,他抬手推开洛冰河的胸膛,声音冷得要掉冰渣,“我说过你不准上床。”


洛冰河听他这句话,莫名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惹媳妇儿生气不被允许上床的男人,顿时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,他伸手一把搂过就要起身的沈清秋,笑道:“师尊的话我怎么会不听?只是我的心明明告诉自己要老老实实睡地板,身体却不由自主上床了。”


沈清秋跌在他身上,眼里瞬间升起怒火,“你——”话音未止,他忽地睁大眼睛,整个人僵在洛冰河身上。


沈清秋感觉到身下有一滚烫的物件向上直抵着他的大腿,他白皙的脸不受控制地泛起红云,洛冰河躺在他身下,瞧得分明,心头火热,一个翻身就将沈清秋压在了身下。


“起开!”沈清秋气得伸手去扯洛冰河的头发,却被他抬手捂住了嘴巴,“唔!唔唔!”


“嘘。”洛冰河下半身用力撞了撞沈清秋,果不其然看着身下挣扎的人顿时僵成一块石头,他埋头在沈清秋颈侧,喑哑的声音低笑了两声,“别再出声了,师尊,它会更兴奋的。”


话刚落音,沈清秋就感觉到抵着他大腿根的火热跳动了两下,他气得浑身发抖,连耳垂都红得仿佛要滴血。


洛冰河看着那宛若红玉的小小耳垂,下意识就想张嘴去含,又怕一下子把沈清秋逼急了,接下来十天半个月都不给他好脸色看,这几天俩人好不容易能说上几句话了,可不能一朝回到原点。


洛冰河按耐住自己汹涌的欲望,双手撑在沈清秋身侧,不舍地从他身上起来。


沈清秋一起身就是一掌轰到他胸口,翻涌的灵力击碎了洛冰河胸口的衣服,他紧实的胸肌上瞬间出现一个焦黑冒烟的手掌印,但很快又被伤口处溢出的魔气覆盖,转瞬之间魔气消散,伤痕又愈合如初了。


洛冰河牵过沈清秋刚才打他的那只手,朝他掌心轻轻吹了一口气,“手打得痛不痛?要不要再打几下?”


沈清秋用力甩开洛冰河的手,顿时觉得很没意思。


他根本伤不了洛冰河,每次他的暴怒在洛冰河眼里仿佛就只是爱侣之间的情趣打闹,洛冰河乐意让他打几掌消气,沈清秋却总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他逗弄的宠物。


洛冰河看着他一瞬间冷下来的神色,心道不好,立马转移话题道:“师尊昨夜睡得可好?”


沈清秋不想理会他生硬的转折,脑海里却不自觉回想起昨晚做过的梦,他梦见自己躺在清静峰后涯的竹椅上小憩,阳光、微风、还有飒飒竹影,间或传来弟子诵读的声音……一个很平淡的梦,也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正常的梦,没有雷雨、没有鲜血、更没有刺耳的哭喊与咒骂……


很奇妙,也很舒服。


洛冰河没有错过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柔和,昨晚他在沈清秋睡去之后,为他创造了一个宁和的梦境,以免他再次陷入旧时的噩梦,他看着沈清秋清冷剔透的侧脸,心道:以后有我伴你身边,你再也不会梦魇缠身。


沈清秋不想再和洛冰河待在床上,他下床扯过一件外袍刚披在身上,衣袖就被人扯住了,一抬眼便看到洛冰河那张欠揍的笑脸。


“师尊,弟子伺候你更衣如何?”


沈清秋用力拽回自己的衣袖,冷道:“门在那边,自己滚。”


“师尊……”洛冰河还待说些玩笑话,余光忽然扫过侧前方未闭的窗户,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寒意,面上却笑容未改,“好吧,那我就不留在这里惹师尊生气了,中午再过来陪师尊用饭。”


沈清秋不看他,也不回话。


洛冰河无奈一笑,抬手为他拢了拢衣襟,“中午见。”说完,便迈步径直离开了。


沈清秋立在原地,听到关门的声音后,快步走到窗边,抬头望去,看见了高空中一只飞远的冰隼。


北疆正殿


冰雕玉筑的华美宫殿里此时碎石遍地,沙砾纷飞,浓郁的血腥味在空中弥漫,魔族护卫身披黑甲,手持长枪团团包围住大殿中央的两个人,却不敢过于靠近,因为俩人脚边已是一片尸山血海。


漠北君与俩人相隔一丈,手握一把冰凌长剑,面覆寒霜,唇角似有一丝血迹。


柳清歌立在他对面,手中乘鸾嗡鸣不止,他盯着漠北君的眼睛,声音犹如冰锥掷出,“他在哪?”


漠北君冷冷看他,手中的冰剑魔气肆虐,正要飞身上前,身后的殿门突然响起洛冰河的声音。


“漠北。”


漠北君冷凝的脸色一缓,身后的魔卫纷纷让开一条道路,他看着洛冰河一袭黑衣,从人群中信步而来,敛眸道:“君上。”


“是你!”柳清歌眼里瞬间燃起滔天的战意,握紧乘鸾就要暴起。


身侧的岳清源伸手拦住他,与洛冰河四目相对,俊雅的脸上罕见的透着一丝冷意,他沉声道:“我师弟在哪?”


洛冰河看着他的脸,只觉万分碍眼,嗤笑一声,道:“岳掌门,你比我预想中来得还要早些,让我猜猜,你是捕了多少头黑月蟒犀来冲破屏界,一百?两百?还是三百?捕捉那么多深渊巨兽,你恐怕消耗不少吧?”他越说脸上的笑意越淡,最终目光凝成了一片凛然杀意,“强弩之末,居然也敢送上门找死!”


岳清源握紧玄肃的剑柄,盯着洛冰河的眼睛,声音没有一丝起伏,“你且来试试。”


洛冰河冷笑一声,漆黑的魔气在他右手萦绕,心魔剑从他掌心化形而出,他握住长剑,脚底猛地一踏,朝岳清源飞身而去。


“铮——”


一声锐利的剑啸突起,玄肃出鞘!


刺目的白光和浓郁的黑气相撞,掀起层层骇人的惊涛风浪,殿内有不少修为尚浅的魔物心胸激荡,直接吐出一口血来,岳清源与洛冰河各自退了半步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滴!全部上线!

评论(107)

热度(9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