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瑾握瑜

一梦枕清秋

《清秋赋》(十七)


all九 冰九 七九 柳九 

冰哥九妹双重生

本文大撒狗血,九妹是个万人迷

不喜欢别骂我,很大程度上会ooc


——————


岳清源与洛冰河各自退了半步,脚步一错,不约而同的锭纷跃起,身影快得几乎让人看不清,只听见剑刃相撞的锐响声,玄肃与心魔交错,霎那间剑光纷乱夺目,俩人手中的长剑俱是天下一等一的神兵,此时一招一式极尽巅峰,行云流水,皆是杀意!


柳清歌看着半空中身影错乱的俩人,眼里凛然的战意愈演愈烈,他欲与天下至强者交手,却从来不屑以二战一。


铿锵一声锐响,一道凌厉极寒的剑气扑面而来,柳清歌飞速提剑破开,脚尖一点,身如离弦之箭掠出,乘鸾白光灼目,迎上了漠北君手中的冰剑。


洛冰河侧身避开玄肃的剑气,右手心魔挽过一道缭乱的剑花,朝岳清源劈头盖脸而去,他蔑笑一声,“岳掌门,你还有多少灵力能支撑你这般打法?”


岳清源一言不发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手上的剑式越来越凌厉,面色却愈发苍白。


洛冰河说的不错,为了冲破人魔两界之门,他和柳清歌不眠不休用了五天时间捕获了一百头黑月蟒犀,体内灵力早已所剩无几,此时又贸然拔出玄肃……


岳清源压下喉间涌上的一口腥甜,眸色微暗,他本欲速战速决,却没料到眼前这个从未耳闻的魔族新君竟有如此惊人实力,俩人过手近百招,却还没能分出胜负。


洛冰河提剑挡住玄肃锐利的剑气,手腕被震的有些发麻,面上却嘲讽一笑,“久闻玄肃剑之名,今日得见岳掌门,方知见面不如闻名。”


岳清源没有理会他的嘲弄,在剑光交错的间隙之中,从袖中取出一枚灵气充盈的丹药,没有丝毫迟疑的服下,瞬息之间,他体内原本接近枯竭的灵力顿时暴涨起来。


洛冰河察觉到他身上突然凌厉的气势,微微挑眉道:“回灵丹?”


回灵丹,顾名思义是恢复灵力的丹药,可它并非什么灵丹妙药,反而是苍穹山内的禁药,因为它虽然能让人在极短的时间里暴涨灵力,但只能维持半个时辰,过后便体内灵力皆失,起码要休养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,如果是年纪尚轻的修士使用,还可能伤其根基,使其无缘筑基。


岳清源一生之中只服用过两次,一次是在白露山迎战天琅君,一次就是今日。


他此时面如金纸,身上却灵力充沛,比他全盛之时有过之而无不及,他手中玄肃一挥,剑气如虹撕裂虚空,未及洛冰河血肉,锋锐之气已将他手臂割开一道道血口!


洛冰河闪身避开又一道剑气,垂眼看手臂上没有愈合的血口,眼里闪过嗜血的寒意。


这就是玄肃剑,可以压制天魔再生的能力,岳清源曾经就是用它与正道诸派一起镇压了前任魔君。


“有意思。”洛冰河森然一笑,身形一闪,提剑迎上岳清源,“再来!”


沈清秋来北疆不过几天,地宫甬道岔路又多不胜数,他兜兜转转好久才找到通往正殿的路,一路走来居然没有碰上一个魔卫,他微微蹙眉,心里的疑虑更深了些。


昨日洛冰河故意拿话气他,不让他跟去正殿时,他便猜到洛冰河可能有事瞒他。今日在竹舍,他与洛冰河面对面站着,从他瞳孔里看到了窗外传音的冰隼,洛冰河立马离开的举动更是证实了他的怀疑,正殿一定有他该知道、但洛冰河却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。


沈清秋走在空无一人的甬道里,觉得眼下实在是逃跑的好时机,可惜他一来打不开两界之门,二来挣不开手上的“缠绵”,只好先去正殿,看看能不能找到离开的机会。


正想着,甬道尽头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锐响,连带着甬道里刮起一阵风声呼啸,沈清秋眸色一沉,脚下立马运起灵力寻声而去。


正殿之中,灵气魔气在半空中轰然炸裂,硝烟之间两道黑色身影纠缠闪动,剑鸣铿锵之声不绝于耳,交错的剑光越快越快!越来越凌厉!


“铮——”


心魔的剑锋从玄肃的黑刃上摩擦而过,发出一声刺耳的锐响,紧接着两道骨裂之声同时响起,洛冰河与岳清源擦肩而过,身形皆是一滞,接着便都从半空中跌落下来。


“君上!”


“掌门师兄!”


沈清秋刚踏入侧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,他漆黑的瞳孔里映出岳清源跌落的身形,眼眶几乎是一瞬间红透了。


“七哥——!!”


玄肃脱手,柳清歌抢先一步扶稳岳清源,只见他嘴角溢出血丝,肩头和胸口更是不断涌出鲜血,俩人听到沈清秋的声音,俱是惊诧抬头。


沈清秋飞身落在俩人身前,脚步有些踉跄,险些绊倒自己,他通红的眼里只有岳清源身上鲜血淋漓的伤口,他抬起颤抖的手,想去扶岳清源,又怕自己会不小心碰到他的伤口,抬头艰涩道:“师兄……”


岳清源目光快速扫过他全身,发现他除了面色发白,眼眶微红之外,身上并无伤痕,心中一松,目光不自觉柔和下来,苍白的唇扬起一抹浅淡的笑,“你没事就好。”


他话音刚落,沈清秋的眼睛顿时就更红了,他垂下眼睫,唇角几乎抿成一条直线。


“师尊……咳咳。”


沈清秋猝然回头,这才发现身后不远处的洛冰河——除开少年时期,他第一次见到如此狼狈的他。


他被漠北君半扶半搀站起身,左手中虚握的心魔剑尖斜指垂地,血水从衣袖中流出,顺着剑身往下滴落,腰腹处有一道狰狞剑伤,血流如注。


他脸上无半点血色,额间的天魔罪印却红得刺目,一双寒潭般的眼睛紧盯着沈清秋,沙哑的声音从喉咙里慢慢发出,“师尊从始至终,都没有看过我一眼啊……”


“你别过来!”即使看到他伤得如此重,沈清秋依旧不能放心,他拾起地上的玄肃,将它归鞘,侧目对岳清源轻声道:“师兄,我们先离开这里。”


回灵丹的反噬已经发作,岳清源体内一阵翻江倒海,他额角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,一时竟说不出话来,他不愿让沈清秋发现,只略一点头表示回应。


柳清歌看着沈清秋眼里快要溢出来的心疼,素来寒白的脸上又添了两分冷意,他别开眼,道:“齐师姐在两界之门处接应我们。”


沈清秋刚要开口,就听见洛冰河压抑着怒火的冷笑声从他身后传来。


“师尊,你要去哪?你忘了手上的‘缠绵’吗?”


闻言,沈清秋垂眼看手腕上的泛着浮光的金链,他沉默一瞬,突然伸手抽出柳清歌腰间的乘鸾,朝自己右腕处直直砍下。


“沈清秋!!”


“师弟!!”


“铮——!!”


铿锵一声,沈清秋手中的乘鸾被猛掷过来的心魔击飞,他微微一怔,手指被震得发麻,手腕上的金链突然浮光一闪,转瞬消失。


洛冰河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沈清秋的脸,方才投掷心魔的动作似乎耗尽了他身上的最后一丝气力,如果不是漠北君稳稳扶住他,恐怕他下一秒就要跌倒在地。


看到他这副样子,沈清秋心脏莫名一颤,他连忙别开眼,不再去看洛冰河,小心翼翼扶住岳清源朝正殿的大门走,柳清歌将乘鸾握在手中,走在俩人身前,为他们斩开一条道路。


洛冰河瞳孔越来越红,他望着沈清秋愈行愈远的背影,齿缝间突然溢出血来。


师尊,你回头看我一眼啊。


我也受伤了。


很痛。


不比岳清源伤得轻。


师尊,你回头看我一眼。


只要一眼。


我就原谅你。


师尊……


“君上!!”


漠北君连忙扶住昏死过去的洛冰河,惊诧地发现他额间血红的罪印几乎要蔓延到全脸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苦逼冰哥,在线黑化

这章的打斗写得我好累,好想写纯感情戏

然后私设好像有点多,不喜欢的朋友不要喷我

下章终于可以好好谈恋爱了

评论(166)

热度(130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