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瑾握瑜

一梦枕清秋

《清秋赋》(二十四)


all九 冰九 七九 柳九 

冰哥九妹双重生

本文大撒狗血,九妹是个万人迷

不喜欢别骂我,很大程度上会ooc


——————


穹顶峰


木清芳坐在床榻边,垂眼看着床上沉睡不醒的沈清秋。他双眸阖实,呼吸匀长,身上盖着素净的被子,露出来半截儿脖颈遍布暧昧的痕迹,在散落的黑发映衬下,透着几分旖旎意味。


木清芳探脉的手指顿了顿,他侧头看立在床侧的岳清源,犹豫出声:“掌门师兄,你与沈师兄……”


岳清源的目光依旧停留在沈清秋熟睡的脸上,闻言淡淡点头,“就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
木清芳愣住,还没说话,紧闭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踹开了。


“沈清秋出什么事了?”


柳清歌白衣清寒,大步迈入。


他身后匆匆赶到的关鹤满头大汗,对着屋里的岳清源拱手请罪道:“掌门师伯,弟子、弟子拦不住柳师叔……”


岳清源的目光掠过柳清歌,“无事,你先下去。”


“是。”关鹤垂首退出屋内,将房门关好。


岳清源抬手挡住柳清歌靠近床榻的举动,“止步。”


下一刻,他的衣襟猛地被柳清歌双手抓住,他掌中溢出的凛冽灵气掠过他脸颊,瞬间吹得他发丝横乱。


“柳师弟!”木清芳惊诧不已。


柳清歌面如寒玉,一双眼里霜雪连绵,声嗓冰冷一字一顿道: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”


那日他与沈清秋在百战峰不欢而散,事后心中常常懊恼不已,但也一直强忍着没有再找上门。


今早他在后山练剑,恰巧碰上杨奕那个多嘴多舌的,才知道穹顶峰请了木清芳去,说是沈清秋病了,于是他便再待不住了,火急火燎地往穹顶峰赶。


可是他方才看过床榻上的沈清秋,呼吸绵长,毫无病容,除了脖颈和手臂上露出来的、无比刺眼的欢爱痕迹……


岳清源抓住衣襟上的手,神色也冷了下来,“与你何干?”


两股强横的灵力瞬间在屋里形成分庭抗礼之势,吹得桌上的文书卷轴纷飞凌乱,摆放的瓷器震动不休。


“掌门师兄!”木清芳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这个情况。


柳师弟尽管性格孤傲,但对掌门师兄向来都是尊敬有礼。掌门师兄就更不用说了,性情温润,处事冷静,对师弟师妹素来都是爱护有加。


所以,现在为什么一句话的功夫,这俩人就要在他面前打起来了?


木清芳用身体护住床上的沈清秋,无奈劝道:“两位……沈师兄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你们冷静一点好吗?”


听到他这句话,岳清源眼里的凛冽顷刻间消散,柳清歌也是咬咬牙,俩人同时将灵力撤了回来。


屋里恢复平静,木清芳松了口气,在俩人专注的目光下,重新搭上沈清秋的手腕。


半晌,木清芳沉声问:“沈师兄睡了几天了?”


岳清源:“今日是第三天。”


柳清歌看着木清芳愈来愈凝重的神情,按耐不住问道:“沈清秋到底怎么了?”


木清芳收回手,起身道:“沈师兄没有病,也没有中毒,他是被人困在了梦里。”


柳清歌蹙眉,“何意?”


木清芳:“你们可还记得百年前魔族陨落的尊者梦魔?他生平最擅长制造梦境,所造之梦堪比现实,让陷入梦境之人不知不觉迷失其中,在睡梦之中死去。”


一说到魔族,岳清源脑海里不自觉闪过洛冰河的身影,他神色冷然,问道:“如何解梦?”


木清芳摇头,“我亦不知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:“但自梦魔陨落之后,当今世上最擅梦境之法的当属昭华寺无尘方丈,不如我带沈师兄去一趟昭华寺?”


岳清源目色微凝,“清秋师弟遭人暗算,我总觉与魔族脱不了干系,未免意外,还是我去。”


木清芳皱眉道:“掌门师兄,你伤势并未痊愈,更何况过几日就是金兰城除魔大会,你……”


“我的伤势已无大碍。”岳清源顿了顿,“至于金兰城……”


“你去金兰城。”柳清歌打断他的话,“我去昭华寺。”


岳清源闻言立马蹙起眉头,还没开口,木清芳便抢先一步道:“这样最好不过,柳师弟实力强横,定能护沈师兄周全。”


柳清歌与岳清源四目相对,声音冷然道:“他是你师弟,亦是我师兄,我对他和你对他,也是一样的。”他格外加重了最后几个字。


“啊!掌门师兄!”


“柳师弟!”


“你们又怎么了!冷静一点!正事要紧啊!”


我曾说过,要伴他左右,佑他再无梦魇,可现在,我却成了他的噩梦。(点我)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冰哥:三天三夜,干了个爽

评论(160)

热度(10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