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瑾握瑜

一梦枕清秋

《清秋赋》(二十五)上


all九 冰九 七九 柳九 

冰哥九妹双重生

本文大撒狗血,九妹是个万人迷

不喜欢别骂我,很大程度上会ooc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梦境之地


清寒的月色透过轻云,穿过树梢洒落在幻花宫的后湖之上,漾开一轮又一轮的粼粼波光。


琉璃玉瓦的檐梁之下,洛冰河从屋内退出,关好房门,转身下了台阶。


半空中悄然浮现一团黑色的雾气,慢慢凝聚成一个鹤发白须的老人模样,他落到洛冰河身侧,负手而立,“还没醒?”


洛冰河垂下眼睫,低低“嗯”了一声。


梦魔啧啧两声,“你倒是真舍得,好歹盼了那么久的人,也不知道忍着点。”


洛冰河烦躁道:“不是你说先把人拉到梦里……”


梦魔没好气地打断他,“是,老夫确实是叫你先把人拉到梦里,毕竟这里没人能闯得进来,你与他在此地处个十年八载,多少总会处出点感情。”


他气得吹胡子瞪眼,恨铁不成钢骂道:“可你小子倒好,见到人二话不说直接就来霸王硬上弓那一套,你说你是不是脑子撞坏了!”


洛冰河想起沈清秋身上其他人留下的痕迹,眼里顿时泛起血丝,双颊紧绷,攥紧的拳头骨节咯咯作响,一身凛然杀意。


蓦地,他脑海里又闪过沈清秋昏迷之前吐血的模样,眼神陡然清明了两分,慢慢松开拳头。


半晌,哑声道:“是我气昏了头。”


梦魔瞥他一眼,哼道:“小子,别怪我没提醒你,梦境之法本是用来杀人的,就算你强行把在梦里受到的伤害压至最低,也不可避免会对他的神魂造成损伤。”


洛冰河眼神一黯,“我知道。”


他话音刚落,天空之中忽然回荡开漠北君的声音。


“君上,有事要禀。”


梦魔侧头看身边没有半分动作的洛冰河,颇为嫌弃道:“去吧,你守在这做甚?别说你那小师尊这会儿醒不来,就算醒来了也不一定想见你。”


洛冰河额角青筋暴跳,他忍了忍,咬牙道:“你别去打扰他。”


梦魔不耐烦摆手道:“去吧去吧,老夫可没那闲工夫。”


洛冰河回头看了一眼沈清秋睡的房屋,然后化作一缕红光,消失在了原地。


梦魔眯眼看着半空中遗留的点点流光,半晌,转身径直往沈清秋的屋子走去,捻着胡须嘿嘿笑道:“老夫就看看,绝不打扰。”


“咯吱——”


梦魔推门而入,迈步走进内室,一眼便看到床榻上沉睡的沈清秋,他走到床边,垂眼将沈清秋来来回回看了几遍,苦笑道:“这小子,果真是气疯了。”


“罢了。”他叹了口气,抬手覆上沈清秋的额头,闭眼道:“让老夫再帮你一把。”


梦中梦


沈清秋睁开眼,入目依旧是水牢的石壁,他神色木然,慢慢坐起身,发现自己身上居然穿了件浴衣,身后似乎也已清洗干净,浑身上下是难得的干爽舒适,他抬手摸了摸脖子,项圈竟然也被取下来了。


他抬眼环顾四周,没有看到洛冰河,却在前方不远处的石面上看到了一个趴在地上的人。


或者说,那不能算是一个人。


蒙头垢面,四肢皆残。


沈清秋瞳孔骤缩。


那个人,是谁?!


——————


只写了一点,你们先看 

明天是七夕吧(如果我没记错的话) 

写一个柳九的小番外

评论(83)

热度(7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