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瑾握瑜

一梦枕清秋

《清秋赋》(番外四)


番外四:南柯


“沈师弟,走这么快做什么?”


沈清秋停住脚步,回身看着授业堂檐下的几个少年,冷冷道:“你有什么事?”


为首的高壮少年环手于胸,下颌高抬,倨傲笑道:“后院的水缸没水了,你乘现在天还没黑,赶紧下山挑水满上,要不然今晚师兄弟们该没水用了。”


他话一说完,身后立马就有跟班丢出一个木桶,骨碌碌滚到沈清秋脚边。


“啊,对了,后院只剩一个木桶空着没用,就劳烦小师弟一桶一桶提水上山了。”少年对上沈清秋的目光,摊手笑道:“别这么看我,挑水这种事本来就归最晚入门的弟子做,你不想做,也没关系,我这就去禀告师尊,看看他老人家怎么说……”语毕,便作势欲走。


沈清秋冷冷看了他一眼,弯腰将木桶拾起,转身往下山的径道走,身后传来哄笑的声音。


“小师弟,十个水缸记得都要打满!”


“走走走吃饭去!一下午的课饿死了……”


日暮黄昏,天边只余一缕残阳,晚风徐徐,落叶细竹随着轻风飘摇而下,纷纷扬扬吹落到青石台阶上,沈清秋踩着一地晚霞,提着一桶溢满的水,一步一步往山上走。


今日落过雨,浸润着青苔的石阶有些打滑,沈清秋走得不快,他脑子里一遍一遍演习着昨日看过的剑谱,正想着入神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喊。


“沈清秋!”


沈清秋被这声音吓了一跳,脚一滑,连人带桶朝后栽去,本以为要摔个四脚朝天,却没想到竟然摔进了一个人怀里。


“没事吧?”


沈清秋听到头顶的声音,双目微微睁大。


柳清歌手揽着他的腰,垂眼看着沈清秋近在咫尺的脸,耳尖莫名其妙红了,他伸手将人扶起,“站好。”


沈清秋这才反应过来,他连忙站直身子,目光从柳清歌清俊玉白的脸,挪到他被水打湿的衣摆上,低声唤道:“柳师兄。”


柳清歌一愣。


他听过很多次从沈清秋口中叫出的“师兄”,但那独独是叫给岳清源一个人听的。


他第一次听沈清秋叫他师兄。


昨日他与岳清源从魔界将沈清秋带回后,便听从木清芳的医嘱,独自回百战峰休养。一夜调息,再睁眼时,他惊诧地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少年时期……


他看着对面一身清静峰校服的沈清秋,肤色白皙,如琢如磨,眉目俊秀,轮廓青涩,亦是少年模样。


柳清歌心跳砰砰作响,犹如擂鼓,他别开眼,抵唇道:“再叫一次。”


沈清秋眨眨眼,“啊?”


柳清歌轻咳一声,“不是……我想问,你提水做什么?”


沈清秋垂眼,“后院的水缸没水了,师兄让我下来打水。”


柳清歌蹙眉不解,“清静峰还要弟子打水?”


其实苍穹山十二峰都是新入门的弟子结伴打水,只不过柳清歌从未做过这等事,自然不会清楚。


沈清秋抬眼看他,“难道百战峰不是?”


柳清歌弯腰拾起滚落到一旁的木桶,“我不清楚。”


沈清秋伸手去接,“有劳柳师兄。”


柳清歌并未给他,而是径直往山下走,“我帮你。”


沈清秋一怔,随即立马跟上他的脚步,“不用,柳师兄我自己来!啊——”


柳清歌伸手拽住他的胳膊,“慢点走,路滑。”


沈清秋脸有点红,低头道:“谢谢师兄。”


柳清歌听他一口一个师兄,心头简直软到不行,正要说点什么,就听到了一声“咕咕”的肚子叫声。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沈清秋脸更红了,“我……”


“你没吃饭?”柳清歌蹙眉。


沈清秋心中窘迫到不行,他头一回有机会与柳清歌近距离接触,却不是在演武场,也不是在授业堂,而是在他被师兄弟排挤欺负,连晚饭都能没吃的时候……


他咬咬牙,抬眼便看见柳清歌捏碎了一枚玉简,玉简的流光转瞬即逝,柳清歌将水桶放在石阶旁,道:“走吧,带你去吃饭。”


沈清秋微怔,“啊?”


柳清歌牵过他的手,往山下走,“我叫百战峰的人过来帮你打水,我们现在去吃饭。”


沈清秋任由他牵着,回神忙道:“食堂在上面。”


“我知道,我带你出去吃。”


“现在可以出山门吗?”


“我有令牌。”


……


苍穹山下的有一处小镇,名叫青山镇,俩人在镇上的留仙居吃过饭后,才发现原来今日是七月初七乞巧节,镇上尚未婚娶的少男少女皆精心打扮,备好礼物,一齐涌上华灯溢彩的街头,为庆贺牛郎织女相会,也为邂逅有缘之人。


“公子,对不住对不住。”


沈清秋已经数不清这是今晚第几回有人故意撞上他了,他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,还未开口,身侧便传来一人冷冰冰的声音。


“路这么宽,看不见?”


那女子抬头看见一张极为冷俊的脸,还没来得及惊艳,便被那人眼里溢出来的酸意吓了一跳,她的目光在沈清秋与柳清歌身上转了几个来回,恍然大悟般红了脸,“祝、祝福你们!”说完,便一步三回头地走了。


沈清秋莫名其妙地眨眨眼。


柳清歌清冷的脸色倒是缓和不少。


俩人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路过摆满琳琅货物的主街道,柳清歌买了一个糖人,递给沈清秋,“你在这等我一会儿。”


沈清秋点点头,“好。”


柳清歌的身影眨眼间便消失在人群里,沈清秋立在原地,长睫微垂,看着手里小猫形状的糖人,张嘴咬了一口。


好甜。


第一次有人给他买糖人。


沈清秋嘴角微微扬起,一口一口慢慢将手中的糖人吃完,又等了好一会儿,他才从拥挤的人群中看到柳清歌的身影,他冷着脸、蹙着眉,从一群矮他半截儿的少男少女中挤出来,身上齐整洁净的白衣被挤出了褶皱、沾上了污渍,看起来与他平日清冷孤高的模样相差甚远。


沈清秋忍不住笑弯了眼,挥手喊道:“师兄!这里!”


柳清歌原本极其不耐烦的神情,在看到沈清秋之后,一瞬间缓和下来,冷冽的眉目雪释冰融,传声到沈清秋耳边,“看到了。”


柳清歌穿过人群,大步走到沈清秋跟前,摊开手掌,露出一支翡翠玉簪,“这个给你。”


沈清秋怔怔接过,“给我?”


柳清歌面色如常,耳尖却微微泛红,“配不上你,但我找不到更好的了。”


沈清秋的目光从玉簪移到他脸上,轻声道:“谢谢师兄。”


柳清歌按耐住忐忑,问道:“你……喜欢吗?”


沈清秋笑了,他立在璀璨灯火之下,纤长的睫羽微动,仿佛湖中落了涟漪,他抬眼,眸中映出点点流光,也映出柳清歌漆黑的眉宇。


他由衷道:“喜欢。”


短短两个字便让柳清歌的心跳失了分寸,他侧过半张清隽的脸,轻咳一声,掩饰自己的窃喜,“咳,那边好像在放天灯,你想过去看吗?”


沈清秋顿了顿,白皙的脸上微微泛红,低声问道:“师兄,你……可以借点钱给我吗?”


柳清歌一怔,随即从乾坤袋里取出几个鼓鼓的钱袋,“这些够吗?我只带了这些……”


沈清秋拿过一个钱袋,笑道:“够了,谢谢师兄,我回去就还你。”


“不用。”柳清歌将其余的钱放回乾坤袋。


沈清秋笑了笑,没说话。


他转身走到路边的一处小摊前,伸手从琳琅的货物之中,拿起一枚质地晶莹,光泽温润的玉佩,付好钱后,转身将玉佩递到柳清歌面前。


“这个,送给师兄。”


柳清歌怔住。


沈清秋浅浅笑道:“之前就看到了,觉得和师兄很配。”


柳清歌眸光微闪,伸手接过玉佩,本想系在腰间,又怕人多不小心磕坏,于是小心翼翼地塞入衣襟。


“看——!”


身边有少女清脆的惊呼声,沈清秋抬头望去,看见了映亮半边夜幕的盏盏天灯,灿若星河。


“我们过去看看。”沈清秋拉着柳清歌的手臂,随着人群,往河边去。


青山河边站满了人,柳清歌买了两盏天灯,问了习俗,避开人群,与沈清秋一同跃上屋檐。


沈清秋坐在青瓦檐梁之上,放下毛笔,将写好心愿的纸条放入天灯之中,然后站起身,与柳清歌一同将手中点燃的天灯放了出去。


两盏寄托美好心愿的天灯慢慢升空,与其他天灯一起汇聚成流,似点点流萤,照耀夜空,绘一条垂地银河,落了满地繁星。


柳清歌侧目看沈清秋光影斑驳的侧脸,“你许了什么愿?”


沈清秋收回目光,侧头看他,轻声道:“我想做首席。”


然后,成为像你一样的人。


柳清歌没想到他的愿望这般简单,他犹豫一下,抬手摸了摸沈清秋的头,“你一定可以。”


沈清秋怔了怔,随即笑了,他眼里流曳着温润光泽,荡开满天细碎星辰,尽是无边风月,他抬眸问道:“师兄的心愿是什么?”


柳清歌的手指顿了顿,他垂眼凝视着沈清秋隽秀的眉目,心头微微一颤,犹如清晨露水滴落在叶尾,他突然抬手揽住沈清秋的肩,低头在他额角亲了一下。


沈清秋双目慢慢睁大,愣在原地,好半晌,才回过神,磕磕巴巴道:“师兄、这……”


柳清歌墨黑的眼映出沈清秋惊诧的面容,他轻声道:“这便是我的心愿。”


他双手捧起沈清秋的脸,低头吻了下去。


我喜欢你。


得到你,便是我的愿望。


“砰——”


第一声烟花炸开的声音,伴随着整座小镇此起彼伏的欢呼。


柳清歌蓦地睁开眼,怔怔地望着头顶的房梁。


是梦……


半晌,他抬起手背遮住眼睛。


不想醒……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柳聚聚是首席,所以小九叫他“师兄”,等小九成了首席,按照十二峰排名,柳聚聚就成了“师弟”

按时间,小九现在还不叫沈清秋,大家意会就好

啊啊啊我的心日日在七哥和柳聚聚之间徘徊不定,我好想好想好想开柳九车(危险发言)

感谢打赏 @🐹 谢谢!

评论(119)

热度(834)